潜水君

脑洞的聚集地

如果莱(yuan)阳(qi)王(die)还活着

榜二看完后,最心疼萧元启,想让元启有个幸福的人生。
全员OOC
逻辑已在作者腹中
一发完,超长时间线
架空的N次方,有私设
(^_^)

梁朝太子萧景琰登基后廿余年,嫡长子与嫡次子均已加冠。
皇帝封嫡长子为太子,嫡次子为莱阳王,赐莱州为封地。
养子萧庭生为长林王,掌长林军,驻守北疆。
太子君子端方,庭生英姿飒爽,唯独这个莱阳王……
唉,不可言说。

莱阳王不爱武装也不爱红妆,偏偏爱算盘。
甚至到了算盘不离身的地步。
每次路过莱阳王的身边,那算盘特有的珠玉撞击之声不绝于耳。
直到有天,耿直的皇帝陛下掀了桌。
“萧方阳,整天揣着算盘像什么话,给我去北境,跟你王兄学学如何保家卫国!”
于是从小养尊处优,锦衣玉食……阿不对,从小生活在父王严厉教导下的二殿下愁(xing)眉(gao)苦(cai)脸(lie)收拾行礼出了门。
留下一只正在被父皇教导为君之道的太子殿下。
“阿阳,彼此之间的兄弟之情呢?”
“嗯?兄长你说什么?”(无辜)
“……”

去了北境的莱阳王殿下犹如一只刚出笼的小鸟,尽情地在天空中翱翔。
“阿阳,北境这里没有金陵城的珍馐美食。”
“唔,好吃!”
“没有金陵城的良辰美景。”
“哇,好看!”
“没有……”
“走走走,庭生哥哥我们出去遛遛马~”
“……”

去北境的这段日子里,莱阳王殿下阴差阳错的点亮一项技能。
正在抓心挠肝写奏折解释事情原委长林王殿下愁到头秃。
远在金陵城看着押送回来大笔金银的皇帝陛下正在认真思考老二的教育究竟哪里出了偏差。
而此时的罪魁祸首已经溜马溜到了东海,开始新一轮的友(pian)好(chi)交(pian)流(qian)。
得知消息的某琅琊阁阁主大笑着创立了一个名叫大梁赚钱小能手的新榜,把二殿下的名字写上后,烧给了故人。

算计完东海后,莱阳王殿下回到了金陵。
等待他的是父王母后亲哥的三堂会审。
“皇后,方阳多大了?”
“回陛下,年后满二十一了”
“也该娶王妃了。东海送公主和亲,很快就到金陵城了。这次太子接待一下东海使团,历练一下”
“儿臣领旨”太子殿下领旨谢恩,完全无视了弟弟那快要溢出身体外的大哥救我的求救信号,生动了诠释了何为兄友弟恭。

人前都说东海公主静若处子,貌美如花。
人后却不知道东海公主还有动如脱兔的一面。
可莱阳王知道,并表示自作孽不可活。
直到萧元启出生,莱阳王府每一天都过着鸡飞狗跳的生活。
金陵城吃瓜群众表示围观一下,看戏八卦。
然而现在的他们并没有想到之后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过上了看着莱阳王夫妇亲亲抱抱举高高,闪瞎各路人马24K黄金狗眼的水深火热的日子。
那都是后话了。

日子就像马车一样,不急不缓的往前走着。
当年的太子殿下变成了皇帝陛下,那个英俊潇洒,思维跳跃的莱阳王也披上了一层成熟稳重的皮。
琅琊榜单上新人替代着旧人。
孩子们也渐渐长大,成为金陵城中最耀眼的少年。
突然有一天,小世子元启回到家说要娶荀家大小姐荀安如为世子妃的时候,莱阳王恍惚觉察到自己的时代已经渐渐远去了。
看着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在新时代离展露头角,莱阳王殿下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样也好。
后记
萧元启做了一个梦
梦里海晏河清,吏治清明。自己的爹娘安在,是莱阳王府的世子,和平章平旌一样是金陵城最耀眼的少年。
还有身边的安如……
萧元启把滚出自己怀抱的安如有抱回自己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
还好身畔有你,待我夺得这江山,定能让其河清海晏,天下安定。
并许你一生荣华,携手白头。

柳叶刀与听诊器四


蓝忘机把魏无羡拖到办公室后就接着去查房了。
蓝忘机的办公室很大,外间被装修成了一个小型会客厅的样式。办公室的采光极好,清晨的阳光斜斜的从落地窗射进来,照在了办公桌的桌面上,桌对面是会客用的沙发,房间侧边矗着一个实木书柜,书柜里各类书籍,文献按年份被整齐的罗列着。魏无羡打开柜门,随手抽出一本杂志,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批注,心道:“这么多年过去,蓝湛依旧保持着做批注的习惯,不愧是学霸。”
他粗略的翻完了一整本杂志,放回原来的位置。目光又转向了蓝忘机的办公桌。
蓝忘机的办公桌上的陈设很简单,左手边放着各种病例的相关资料,右手边放着水杯、笔筒,笔电在中间摆着,似乎被锁了,魏无羡晃晃鼠标,出现了一个界面。
请输入密码
在输入密码框的旁边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密码提示。
魏无羡鬼使神差将鼠标光标移了过去。
Birthday
魏无羡想了想,在密码框中输入了蓝忘机的生日。
笔电发出滴的一声,提示:密码错误。
魏无羡又输入蓝曦臣的生日。
又收到了提示:密码错误。
该不会是蓝启仁那个老古板的吧,魏无羡有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哆嗦着手指,颤巍巍地输入了蓝启仁的生日。
再一次收到了提示:密码错误。
连续三次的密码错误让魏无羡陷入了思考,他突然心念一动,输入了一串数字,按下回车之后,伴随着一段悦耳地启动铃声,密码解开了,桌面跃入了魏无羡的眼中。
魏无羡看到桌面的时候,怔愣了两秒,随即捂着肚子笑倒在桌子上。
桌面的壁纸上两只毛绒绒兔子相互依偎的坐在床上,一蓝一红,光线柔柔的撒在它们身上,两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镜头,好像真的一样,特别无辜可爱。
魏无羡一瞬间认出来,这是他的杰作。
这是当初他为练习用止血钳进行外科缝合时顺手缝的,后来让他送给了蓝忘机。
还起了两个名字。
蓝的叫忘机,红的叫陈情。

柳叶刀与听诊器三


魏无羡出了医院的大楼,外边的阳光有些刺眼,他随手脱下了西服搭在臂弯,眯着眼向医院门口走去。
这时一个大约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摔倒在路边,魏无羡立刻跑过去上前查看。
“先生,先生你怎么了?”魏无羡把患者平放在地面上,他俯下身,左手触摸男子的颈动脉,同时偏头看向男子的胸部。
颈动脉没有搏动,胸廓没有起伏。
这时魏无羡周围围了不少的路人,魏无羡大喊:“赶紧去急诊科找医生护士来,都散开不要挡路。”他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男子的衣扣和腰带,将患者头偏向一侧,开始进行心肺复苏。
不知做了多少个循环,旁边一个声音响起:“我来吧。”
蓝忘机接手魏无羡胸外按压的工作,这时,急诊室的平车赶到,将患者转移到平车上后,蓝忘机跳上平车,双膝分开跪于患者两侧,继续胸外按压。
到达急诊室后,过床,上监护,建立静脉通路,历经两次电除颤之后,终于将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然而在导尿的环节上出了问题。
“老师,这个患者导尿管插不进去。”小护士急得满头大汗,寻求年资较高的护士帮助。
“我来看看。”高年资护士带上无菌手套,接过小护士手中的导尿管,试着往里头插了插。
“不行,我也进不去。医生,快去请泌尿外科医生进行会诊。”
“不用了。”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两个护士循着声音回头,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衬衣的男人笑着看着她们,男人的领带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衬衫的衣扣解开了两颗,露出了锁骨,可能由于持续CPR,气息微喘,面色微红,但给人越发的性感的感觉。
这个黑衣男子正是魏无羡。
“给我准备口罩、帽子、无菌手套,嗯……”魏无羡粗粗地打量了一下,继续说道:“18号硅胶导尿包,看哥哥给你们露一手。”
小护士迟疑地看着他,反驳的话正要说出口,却被打断。
“责任嘛,他担着。”魏无羡侧了侧身,暴露出站在身后的人。
“可以不,蓝大主任?”
蓝忘机点点头,对小护士说:“照她说的去做。”
终于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患者生命体征平稳之后被送入了ICU继续治疗。蓝忘机继续跟医生交代后续的处理。
魏无羡松了一口气,他摘下了手套,打算找个水池洗手,被人一把拉住。
那人穿着一身警服,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说:“这位同志,麻烦您跟我们回局里录一下口供。”
魏无羡刚想说话,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聂警官,医院会有专门的人去警局录口供。”说完一手拉过魏无羡的胳膊,说:
“这个人,我带走了。”

TBC

来念叨两句:最近时间一直在上夜班,改论文,准备考试中度过,感觉要升天QAQ!
终于写到他俩见面了嗷嗷嗷!
文中一切案例,操作均是作者瞎编,请勿模仿哦。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作者让忘羡穿上白大衣的私欲而已(擦鼻血)
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哈哈哈,我居然有粉了。

柳叶刀与听诊器二(忘羡现代医生设定)

人物设定
蓝思追
产科医生,新晋总住院医。
温情
产科主治医,蓝思追的上级。
作者非法律、临床专业人士,本文涉及到有关医疗法律的内容属于作者杜撰。

“现在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这个案子的被告人名叫蓝思追,是姑苏医院一名新晋的产科医生,目前刚刚接手总住院的职位,在一次剖宫产手术中,患者突发大出血,然而患者术前不同意输血,术中与其谈话时也拒绝输血同意书上签字,但由于患者生命垂危,蓝思追紧急要求输血科配血,挽救了患者的生命。然而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患者以”未要求在术中输血,医生私自为患者输血。“为由将主刀医生蓝思追告上了法庭,而那张未签字的输血同意书便是证据。
“你们给病人输血就是为了要钱。“患者家属站在医生办公室门口大吼。
“当时患者失血量已经超过了1200毫升,如果不进行输血的话,患者很有可能出现低血容量性休克,甚至死亡。“蓝思追按了按太阳穴,如果说总住院的工作只是身体上的疲惫,还可以接受,而这件事情的发生,则是彻彻底底从心里上感觉到让人累的喘不过气来。
“刚发现患者开始失血的时候,有做过什么处置吗?“魏无羡问道。
“有,大量补液。“
“有通知上级医生吗?“
“通知了,上级医生也同意了。“
“上级医生是谁?“
“温情。“
“好,今天就到这里了。“魏无羡站起身,拍了拍蓝思追的肩膀,”不要因为这一点挫折就感到焦虑、不知所措,成长的道路是曲折的,哪有人一开始就是完美的?你该好好休息,放松自己,年轻人。“说完,拿着公文包,离开了谈话室。
留在谈话室的蓝思追感觉这些话好像谁跟他说过。
魏无羡一手拎着公文包,踩着轻快的步子,行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平时系着整齐的领带被他用手松了松,衬衣的第一颗扣子也被他解开了,让英俊的外表平添了几分风流,途中遇到了几个小护士,魏无羡向她们抛了个媚眼,惹得小护士们羞红了脸。
就这样晃晃悠悠走过连廊的时候,他透过玻璃看到对面一群医生走过,为首的医生皮肤白皙,相貌冷峻,平白让人有种被拒之千里的感觉,可惜了这张回头率必定百分之百的好脸庞。
哟,当初的小古板终于经过时间的洗礼,成功长成了大古板。魏无羡想道,继续向医院门口晃去。
看来这些年过得还可以嘛,蓝湛。

柳叶刀与听诊器(魔道祖师现代设定)

人物设定
魏无羡
原泌尿外科医生,后转行成为律师,在晓星辰和宋岚的律师事务所工作。
蓝忘机
姑苏医院肾内科主任。
人物是墨香大大的,OCC算我的,私设多,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魏无羡没想到,自己刚出师接到的第一个案子竟跟蓝家有关。
“不好办那……”魏无羡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开始专注的看起了资料。
博士毕业后,魏无羡向其他毕业生一样,开始找工作,屡屡碰壁后,魏婴不禁吐槽一下如今这博士遍地走的世道。
“我长得如此之帅,居然都不要我。“魏无羡对着镜子比了一个耍帅的姿势。
就在魏无羡即将花光最后一点积蓄的时候,他遇上了自己的小师叔——晓星尘。
当时他因为房子到期,被无情的房东赶了出来,站在门口正准备提着行李离开时,看到了一个人正在蹲在地上摸索,像是找什么东西,而自己的脚边,停着一副眼镜。
魏无羡放下行李,拿起眼镜,走向那人,拍了拍他的肩,问道:“喂,这是你的眼镜吗?“
那人把眼镜凑到自己眼睛下仔仔细细的看着,确定是自己的眼镜后才把它带上。
“啊,就是这个谢谢。“那人笑着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晓星尘。“
“我叫魏婴。“魏无羡伸手回握。“哎哎哎?你是魏婴?你母亲是不是有个藏色散人称号?“晓星尘激动的问道。
“是。“
“师承抱山散人门下?“
“是。“
“哈哈哈,小师侄,终于见到你了。“晓星尘生的一双极好看的眼睛,笑了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像盛满了星光。
小师叔的眼睛真好看,魏无羡心道,不过最打动他的,是下一句话。
“我和子琛刚刚办了一个律师事物所,小师侄要不要来?“晓星尘笑着露出了一口白牙。
回忆结束,魏无羡长叹一声,天知道这么快要遇上蓝家,他打死也不会出校门。他习惯性伸出左手抓笔,伸出一半时,顿住,伸出右手把笔握在手中,转了转,再次感慨道:“不好办那。“